TXT下载

第1011章 全都该死

作者:曲一一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顾念冷静了下来,点点头。

    她不愿意离开。

    更不想去在她听都没有听过的棉兰。

    韩医生见她冷静下来了,用眼神鼓励她“你不用害怕她,如果她出现,让你做一些事,你学会拒绝,  她的话不要信,用事实去反驳她,时间久了,她自然会消失。”

    “真的吗?”

    韩医生说“我是你的主治医生,你要相信我。”

    顾念点点头,内心的恐惧忽然少了些。

    一场治疗下来,她整个人精疲力尽,江亦琛在外面等她,她勉强笑了一下说自己没事。

    江亦琛一把将她搂在怀里面,呼吸声低沉缓慢他开口带着浓重的鼻音“对不起。”

    千万句对不起都是不足够的。

    她本不该变成这样。

    早早放手,不强求,或许不会变成这样。

    他难受的心口裂了一大口子,风呼啦呼啦往里面灌进来。

    顾念还对他说,韩医生告诉她如果那个女人再出现,不用害怕,直接让她离开就好了。

    江亦琛脸上的表情很是复杂,但是听顾念这么说,还是笑了笑,摸了摸她的脑袋说“不用害怕,我在你身边。”

    有时候,他好奇那个暗黑的人格。

    她是那样的恨他,那天顾念和他对峙的时候,她应该没出现。

    那么是在什么时候她忽然出现的呢?

    如果她愿意听他说话。

    他想说,那会她其实有机会杀他的,枪在她的手里,虽然没有子弹,但是如果她那会儿朝他开枪,或许也代表着什么,但是她没有。

    后来还有很多次机会,包括她躺在受重伤的他的怀里面。

    她也是有机会的。

    她都没有。

    那会儿她放过了他,不肯对他下手,那么这次呢?

    但是江亦琛不敢贸然尝试,那个人格太过于恐怖,怕是还没开口说上话,她就已经动上手了。

    这夜,她没有出现。

    顾念安安稳稳靠在江亦琛怀里睡了个觉。

    洗澡的时候,是江亦琛陪着她的,浴室里的镜子被拆了,她看不到那个女人了。

    他们决定后天飞去纽约试婚纱。

    ————

    谢容桓手腕脱臼了,他被揍的受了点内伤。

    战励当面教训了他一次,战夫人也来了,作为他母亲当年的闺中密友,她一直没孩子,也将谢容桓当成自己的孩子,接连说他糊涂,又问他是不是又因为顾念和江亦琛的起的冲突。

    谢容桓本来想说不是,和那女人没关系。

    但是一联想到自己在说完他要顾念的人之后,江亦琛才动的手之后,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战夫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骂他你就作死吧,这次还好没闹大,闹大了谁也救不了你。

    谢容桓垂下眉目,难得说“下次不会了。”

    这话到底该不该信?

    反正战夫人是不信的。

    谢容桓这脾气是个定时炸弹,迟早要炸。

    一旦炸了,那就不是什么小事情了。

    战夫人这次是真的考虑将他送走了。云轩阁

    等到战夫人离开之后,谢容桓理了理思绪,将目前的重点圈了出来。

    零的事情迟迟没有进展。

    锦书和顾念的事情也断了线索。

    他冥冥中又觉得这些事情都有联系。

    顾念失踪的那天,锦书恰好出事。

    而顾念又被人带去了棉兰,又在棉兰失去了所有的记忆。

    这些事和allen有关系,可惜的是allen已经死了,安诺那边给出的信息也是有限。

    事情一筹莫展。

    就在谢容桓一筹莫展的时候,棉兰那边忽然有了新消息。

    当初allen计划失败之后,就将基地所有的设施基本上毁掉了,当时岛上火烧了半个多月,加上安诺的封锁,再也无人出入。

    不过战励的下属还是弄到了一些没被销毁的资料。

    资料全部都是英文显示的,来自于西蒙医生的实验室。这是绝密资料,因为谢容桓直接负责此事,所有的资料就率先传到了他这边。

    从资料的内容来看,都是一些实验数据,记录了某个人在接受外力影响之下的生理反应,抗疼痛指数,以及记忆衰减程度。

    编号是十一。

    时间是今年的七到八月份。

    还有与之前的实验数据进行对比的,那一位的编号是零。

    他看完这一份资料的时候,整个人都是震惊到差点拿不住手上的文件。

    这种实验简直就是反人类的。

    且不说实验目的,就光说实验过程。

    清洗记忆的过程就包括一次又一次的电击以及服用禁药还有一遍又一遍的催眠。

    编号十一的这位似乎记忆程度很是强大,以至于用药程度比以往大了一倍,最后医生还做了分析说这是因为女性对疼痛的耐性要比男性高。

    女性?

    接受记忆清洗?

    谢容桓几乎第一个就想到顾念。

    有些事情根本不用眼睛亲眼所见,光是这些冷冰冰的实验记录,就已经让人感到浑身冰凉。

    西蒙医生的记录很是详细,从第一天到最后成功,全部都有记录。

    她从第一天的不适应呕吐,以及痛哭,慢慢到了最后已经逐渐适应了疼痛,但是记忆还是并没有完全消退,于是就加大程度,一定要将她所有的记忆全部清洗掉。

    谢容桓合上文件,深深吸了口气,也不能平复心情。

    他不敢想象,顾念都遭遇了一些什么。或者从那些冷冰冰的数字上面,他能够窥探一些端倪,却也不敢往深处去想,他在最初的一瞬间是想开枪杀了allen。

    但是转瞬一想,这位已经死了。

    allen就那样死了,真的是太便宜了他了。

    西蒙医生的实验记录里面有提到零,因为当年零也接受了同样的记忆清洗,但是零本身记忆就受损了,所以这一过程对他没有很大的痛苦,甚至于他也提到零有对这场实验提出过自己的意见。

    实验记录本中还有一张照片。

    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小女孩,才三岁不到一点。

    应该是西蒙医生的女儿。

    谢容桓将文件全部都复印了一遍,然后将原件交给了战励。

    这则信息实在是太重大了。

    allen该死,他的那些组织替他卖命的人都该死。

    谢容桓几乎是暴走。

    他要是现在手里有枪,一定会毫不犹豫给那些人一枪,让他们直接下地狱。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