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二十六章 陌刀入阵

作者:江谨言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薛延陀战局已危,夷男为转乾坤,命莫罗率可汗狼骑入阵,务求能一举擒拿李恪。

    谁人都知,李恪乃并州大都督,北伐大军主帅,更是唐廷楚王,皇帝李世民的爱子,若是能将李恪擒拿,不止能使唐军投鼠忌器,逼使其退军,甚至可以以此和唐廷和谈,得到唐廷的扶持,重复其漠北霸主的位置。

    薛延陀阵中,一阵声音奇特,似有些像狼嚎的角号声在薛延陀军中响起,战阵中的薛延陀士卒顿时精神为之一振,他们都知道这声奇特的号角声意味着什么,薛延陀最精锐的可汗狼骑来了。

    可汗狼骑可以说是薛延陀士卒的信仰,每一个薛延陀儿郎都以能入可汗狼骑为荣耀,只是可汗狼骑择选甚严,寻常人根本难及门槛,故而入可汗狼骑也是无从谈起,随着可汗狼骑下场,薛延陀人的士气顿时暴涨。

    “大都督,当是夷男的可汗狼骑动了。”苏定方听着耳边的号角声,又看着眼前薛延陀士卒的变化,对李恪道。

    李恪笑了笑道“很好,本王等的便是可汗狼骑,如此一来倒是省了不少功夫。”

    薛延陀人太多,强攻不易,要想速败之,杀其人不如破其胆,而夷男的可汗狼骑便是薛延陀人的胆,只要李恪破了可汗狼骑,薛延陀人不杀自败。

    “席君买何在!”李恪一声高喝,唤道。

    席君买在军中已经待了许久,早就等地急了,一直在等着李恪点他的将,可是李恪却迟迟没有动静,一直等到了现在,席君买包括他的陌刀营,心中的一股气早已经憋了许久。

    “末将在。”席君买闻言,策马到李恪的身边,朗声回道。

    李恪道“磨砺三载,陌刀营名扬天下便在今日,可汗狼骑的人,本王不要活的。”

    “诺,末将必不负殿下期许。”席君买得令,翻身下马,传令陌刀营近前。

    席君买将令达下,原本布于唐军大部之后的陌刀营闻令上前,挡在李恪的身前。

    陌刀营中每人俱是壮力之士,手持阔刃陌刀,身披精铁重甲,仿佛在李恪的身前浇筑起了一座钢铁城墙。陌刀军的士卒个个身形高大,衣甲兵刃泛着寒光,叫人望之不寒而栗。

    而这,就是李恪敢亲自提兵东进,孤军空悬的最大底气!

    随着薛延陀阵中一阵如狼嚎似的号角声断,薛延陀阵中辟开了一条路,一众三千人,身披皮甲,手持马刀的轻骑破阵而来,这正是夷男寄托以厚望的可汗狼骑。

    与此同时,前部的唐军也得了将令,也不去死命抵挡,而是边打边散,慢慢地往两侧散开,给迎面而来的可汗狼骑让开了条路,把身后中军的位置半送了出来。

    唐军的举动着实也叫可汗狼骑的统帅莫罗诧异,莫罗奉可汗夷男之命破军擒拿李恪,直取大唐中军。如此一来,若是能生擒李恪固然最好,就算不能,也能威胁到大唐军中军,搅乱唐军阵型,乘势破了唐军。

    可莫罗万万没有想到,唐军的阵型非但没有因此而混乱,反倒慢慢地将中军的位置让了出来,甚至可汗狼骑不费力便冲杀到了相距大唐中军两百步的位置。

    事情进展地太过顺利,但骑兵一出,就已经没了退路,就当莫罗有些庆幸也有些疑惑的时候,却愕然发现,不知何时唐军中军阵前竟多了一队重甲步卒。

    不过骑兵居高临下而攻,纵是寻常的重甲步卒在精锐的可汗狼骑面前也不足为惧,而这对重甲步卒只不过是他们的武器怪异的些,此前也从未见过罢了。

    可汗狼骑纵横漠北,莫罗的目标是这队重甲步卒身后的李恪,反倒对这队重甲步卒不甚在意。

    两百步!一百步!五十步!

    莫罗相距这些重甲步卒越来越近,莫罗的嘴角已经不自觉地扬起了一阵微笑,五十步内,他自信这天底下已经没有任何一支步卒能够挡得住他和他的可汗狼骑了,李恪成擒似乎也只在片刻之内。

    可莫罗想的固好,可他却不知眼前这支重甲步卒的玄机,就在他们相距五十步内的时候,这支重甲步卒突然动了,他们举着手中的陌刀,竟然主动迎了上去。

    白刃如雪,排次如鳞,陌刀军两百人成一排,挥动着手中的陌刀,缓缓前进。

    莫罗看着唐军的举动,一下子竟有些呆住了,他从没想过,竟还有敢面对精骑主动出击的步卒,不过很快他便真正见识到了何为陌刀军。

    刹那之后,两军相遇,薛延陀人手持马刀,做势欲斩,可唐军士卒个个身披重甲,刀斧不入,狼骑的马刀砍在唐军的身上,除了几道尚算显眼刀痕之外,再没有丝毫的动静,更谈不上杀伤了。

    可薛延陀的可汗狼骑向来自负惯了,他们既已出阵,又岂是冲着这几处刀痕来的,狼骑士卒顿时大怒。

    只是现在大怒的狼骑士卒还不知,就是这几道无关痛痒的刀痕已经是他们能留下的全部了,因为就在他们一刀之后,唐军动了。

    陌刀军手中八尺多长的陌刀挥动着斩下,直奔薛延陀人的面门而去,五十斤重的陌刀,再加之麾下的力道,凡有躲闪不急的薛延陀狼骑顿时被斩作了两断,毙命当场。

    眼前的场景一下子便超出了狼骑士卒的预料,他们看着陌刀军士卒手中沾染了同袍献血的阔大刀刃,心中竟有些畏惧了。

    但对他们而言,这仅仅还只是开始。

    面对骑兵,陌刀军士卒不退反进,上下挥动着手中的陌刀,缓缓推进,薛延陀士卒仿佛置身刀山,稍有不慎便会丢掉性命,沦为刀下亡魂。

    如墙而进,人马俱碎。凡陌刀所及之处,陌刀军士卒无情地收割者可汗狼骑的性命,竟仿佛割麦般容易。

    一时间战阵之中白刃霜飞,红血星流,不过片刻的功夫,便有数百人倒在了陌刀之下,在如此凶恶的杀人凶器之下,纵是睥睨漠北的可汗狼骑也没有声音,断了攻势,只顾自保,更有甚者有些人已经转马欲逃了。

    可汗狼骑进的进,退的退,乱做了一团,在眼前这些手持陌刀的死神面前,所谓的漠北精锐反倒成了无足轻重的笑话。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